西丰记忆 | 郭春生:西丰染坊

  • A+
所属分类:百科

西丰染坊
新年将至,抽空儿清理一下坊间,无意间看见了母亲留下的印花铺底,一时间勾起了对母亲对往事的回忆,和对西丰染坊的记忆。
记得每到冬天,农活少了,劳作的人们开始闲了下来,众多妇女就进入了纺织旺季,整天整夜的纺啊纺,织啊织,为了一家人有衣穿,不分昼夜,辛勤纺织,母亲也是夜已继日。点着一个豆丁大的煤油灯,盘腿坐在炕头,右手扶一架纺车,左手捏一管棉花骨节,一缕缕白线从纺车的线锭尖儿吱吱飞出,线穗子随着纺车嗡嗡的转动,在一层层长粗长胖,一夜能纺几个线穗子。
纺好线,还要拐线,络线,经线,装机织布,装好机后,就会整天整夜的听见咯吱,嗖啦,咣当,咣当的织布声,雪白的布随着咣当声,慢慢的在一线一线的增长,不知咣当了多长时间,白布卷下机了,人们不能光穿一身白,好歹也得变变色,于是就送村里染坊,让人家给染一染。
西丰是个大村,各种服务行业都有,村里的染坊开在小桥街永旺老家,有几个人从事这项专业服务,几个人在染坊负责清洗印染,几个人每天手摇扑郎鼓,走村串巷,负责收白布,送染布,记得有位叫张存,他就是专门走村串巷收布送布,三村五里他都去,腰里插着扑郎鼓,肩上挑着扁担,去时挑染布,回来挑白布,一年四季,暑往寒来,从不止步,走遍了邻近的村村寨寨,也认遍了各村的老少爷们,家庭妇女,只要进村,扑郎鼓就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响遍村子东西南北,凡家里有织好的白布,女主人就会出门叫上去把白布收走,去印染,谁家有早些日子收走的白布,就知道该印染好了,等在门口准备接布,这布各家的看上去都一样,这也得有个记号,染坊专门做了印染的小竹制标签印,印上有不同花纹,到时要对印花,才知道是谁的布,这也是要用心的,不能有错。
张存常年在邻村转游,大人小孩都识得,都把他当作了自家人,有时天寒地冻饥不择食时,好多人都会主动让他到家吃上一口热乎饭,他也不再推辞,放下扁担,两手一搓,嘴里说着,啊,吃,吃就吃些。由此可见农村的人还是挺朴素实在的。
记得我们上小学时,路过小桥街染坊门口,那高高的架杆上绷着一道道铁丝,铁丝上挂满了染好的各色布条,红黄绿,黑兰紫,色彩鲜艳,随风起舞,好一架七色彩虹,惹人眼潋,染匠们手艺高超,印染出彩,在三村五里很有名气,生意也做的红红火火,那村有人织好了白布,没说的,给张存,只要听到扑郎鼓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就知道西丰染坊家来了!
作者简介
郭春生,西丰村退休教师,林州市摄影家协会会员,林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姚村工作委员会理事,西丰文苑作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