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亭东石塘(【话说上海】海国长城:华亭古石塘碑发掘记)

  • A+
所属分类:知识

华亭东石塘
“海塘、运河和长城并称中国古代三大公共工程,它们的规模之宏大、工程之艰巨及动员劳力之多均令人惊叹。”江南海塘(清代对昭文、太仓、镇洋、宝山、川沙、南汇、奉贤、华亭、金山九县厅江、海塘的统称)是海塘中十分重要的部分。江南海塘全长592里,处在防潮第一线的有392里,其中除宝山境内6里、华亭境内40里及金山境内部分石塘外,均为土塘。而当年“江南海塘”中最长、最主要的石塘,如今绝大多数就在奉贤区境内,也就是奉贤华亭海塘(下文称为“华亭古石塘”)。

已出土的29块碑刻只是冰山一角
华亭古石塘有碑刻,二百几十年来从无古籍予以记载。直至1996年5月奉(城)柘(林)公路降坡拓宽工程施工时,不仅沉睡泥土里的古石塘显露英姿,在其南侧塘体上镶嵌着的宝贵碑刻也陆续被发现。
最早记载华亭古石塘碑刻文字的是浦东新区档案馆内部印行的《浦东碑刻资料选辑》。其所记5方,指的是“屹若金汤”碑、“万世永赖”碑、44字“第拾叁工河口界碑”“长庆安澜”碑和84字龙纹碑。
2007年11月出版的《奉贤县续志》则记载,已发现华亭石塘碑刻9块。增加的3块碑刻为“海晏河清”碑、“保护桑田”碑和“拾肆工第壹段河口界碑”。
2015年12月《奉贤文博》创刊号上,刊有王德火先生所撰《华亭东石塘碑刻考证新发现》一文,该文根据奉贤水闸所徐雄拍摄碑文、沈士强现场察勘情况新记录碑刻7块,即“海国长城”碑、“光被海隅”碑、“禹绩庄光”碑、“悠久无疆”碑、“候补知州”碑、“俞兆岳样塘”碑和“第十二号险工碑”。至此,已发现的华亭古石塘上的碑刻总数已达15块。
拙文拟就时,恰闻奉贤区博物馆请专家对华亭古石塘上的碑刻进行拓刷,发现了新的碑刻。于是,趁着区博物馆请笔者对该馆编写中的“海塘文化陈列”进行评议之机,见到了区博物馆的古石塘碑刻拓片,共计24块。拓印技术高超,字迹十分清楚。与我们的26块碑文相比较,相同者为21块。我们缺失而博物馆有的为3块,即“工八”碑、“工十”碑和“界”碑。可惜这三碑上均未见到前后落款,也不知这三碑仍在石塘上还是已拆下保存着,从字面看,乃是位于第八塘工段和第十塘工段的界碑。而我们有、博物馆缺的为5块,即上文所记之第三块“西陆工”碑、第四块“民之卫也”碑、第二十一块“第拾叁工河口界碑”、第二十二块“拾肆工第壹段河口界碑”和第二十六块“拾伍工海塘第壹段”河口界碑。我们见到的和区博物馆有拓片的碑刻共计29块。
需要说明的是,华亭古石塘“四十里金城”,其塘上已显露的碑刻还只是“冰山一角”。就以华亭东石塘来说,由于许多地方的贴塘泥土依旧存在,且已经显露在外的也只是六号至十五号塘工间各塘的碑刻,五号塘工之前的各塘工以及第十五号塘工至华家角之间的塘工的碑刻,甚至是华家角以东海塘上的碑刻,都还沉睡于泥土之中,故在奉贤境内的石塘到底有多少碑刻,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筑塘名宦俞兆岳
华亭古石塘碑刻上留有姓名的官员,共计12人。这12人中,官职最高、贡献最大者当数俞兆岳。嘉庆《松江府志》将其列入名宦传。
俞兆岳为浙江海宁人,清康熙时先后任宣平教谕、大田知县、开州知州,雍正元年(1723年)为松江府海防同知。雍正三年(1724年)上书江苏布政使倡筑石塘。当年吏部尚书朱轼奉旨视察海塘时,俞兆岳徒步随行50里,力陈将土塘改筑成石塘,并曾在漴阙一带负责修筑石塘。雍正四年(1726年)升为青州知府。雍正六年(1728年),因华亭石塘之需,被擢升为通政司参议,全权负责石塘修筑事务。他接任后改进原设计,在条石之间加用铁榫、铁销上下左右连接,使石塘更为坚固,并率先筑成“样塘”60丈。此样塘今仍大部留存,就是上文所说第九、第十两块碑刻之间的石塘。凡前往参观者,都认为质量确实优等。在华亭古石塘施工期间,俞兆岳常青衣破帽、微服深入工地,与民工打成一片,以致有人把他误认为是衙门中的一名小差役。他对查验中发现的问题,第二天就责令纠正,从此无人再敢作弊。因主管筑塘有功,雍正八年(1730年)又被升为太仆寺卿。全部工程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完工。颇富戏剧性的是,当他带人验收工程时,人们才知道那个“小差役”原来竟是钦差大臣。
奉贤《柘林志》中载有一则《落难九思堂》的民间故事,说地主赵石三因为规定农民交租不得超过冬至日,不然过期一石要还一石三,于是本来热闹非凡的石塘工地忽然变得冷冷清清,而去赵家交租米的农民则川流不息。俞兆岳前去帮农民讲话,赵石三竟因此将钦差捆绑于旗杆之上,惊动了县衙知县,结果判罚赵家筑石塘三里。
雍正十年(1732年)从浙江海塘工程调到江南塘工效力的张适,翌年向时任苏州巡抚高其倬告称俞兆岳有克扣工银行为,附贴土塘的土方工程未按规定夯实紧贴石塘。俞兆岳则反驳说,附贴土塘已经加宽,塘面从2丈加宽至4丈,塘脚从4丈加宽至6丈4尺,并捐银500多两把自己修筑的290多丈样塘加增土方。但高其绰在给雍正的奏折中仍说了俞兆岳不少问题,并准备用张适代替俞兆岳总督塘工。雍正在向俞兆岳核实清楚情况后,将张适打发回原籍听候部议。至雍正十三年(1735年),雍正谕令高其倬据实奏报该年6月潮灾情形时,也不得不对俞兆岳总理的石塘质量表示认同。
其实,在雍正六年(1728年)主政浙江并负责江南海塘的李卫也对俞兆岳百般挑剔,说他“平日居官惯于邀名,不特姑息窃贼,开脱私枭且善施小惠,设遇穷人幼孩必赏钱一二十文,更可与者凡年节必制买杭州花粉胭脂用箱盛贮,亲带下乡分给沿海愚民,使其夫妇感激以博虚名。其在工匠役常以酒食鸡蛋犒劳,故人人皆说其好官。即从前保举亦由此而来。以臣访之兆岳除身在工所不辞劳苦、善于搜剔、锱珠不遗、所用钱粮较众人不致靡费之外,别无可取也”。这段文字,也从另一面反映了俞兆岳清廉、勤勉、体恤穷人、与部属工匠打成一片的好品质、好作风。华亭古石塘工程完工后,俞兆岳升任江西巡抚,后又晋为吏部侍郎。但被总督庆复以“奏免关税数目不符”为由劾罢,不久即去世。

乾隆元年江西巡抚俞兆岳的奏折

《明清“江南海塘”的建设与环境》记载,华亭古石塘的承筑人员“都是戴罚立功的特殊群体”。因此,除俞兆岳外,其余11人中不少人是属于“戴罚立功”之人,但具体分辨是有难度的。

雍正强调修筑海塘务在“一劳永逸”
中国是农业大国,水利工程历来为当朝要务。由华亭出土的古石塘碑文可见,雍正皇帝就极为重视华亭古石塘的修筑工程。
雍正对修筑石塘的决心和重视质量的态度,集中反映在“恩膏普被”“光被海隅”“永庆安澜”“长庆安澜”“悠久无疆”“万世永赖”“屹若金汤”诸碑刻之中。前两块碑文是对雍正下旨修筑石塘的赞美之词,后几块碑文则是对华亭古石塘建筑质量的期盼、祝愿,或者说是评估。在这批碑文背后,便可看到当年雍正整治吏治的意志和决心。雍正二年(1724年)七月十八、十九两日,江浙沿海发生“海啸”,海水漫溢塘堤少则四五里,多则八九里,江苏巡抚鄂尔泰上奏“东南国课民生全赖海塘捍卫”,故在抢修土塘同时,也提出了修筑石塘的建议。但雍正只批准抢筑土塘而“石塘可缓”。而到该年十二月初四日,雍正命令吏部尚书朱轼勘查江浙塘工时说:“朕思海塘关系民生,务要工程坚固,一劳永逸,不可吝惜钱粮。”
雍正三年(1725年)三月十八日,朱轼就提出了江浙海塘修筑规划。关于华亭海塘,他说:“自金山卫城北十里起至华家角止四十余里,土塘六千二百余丈,内最险工一段自漴阙墩至东湾九百六十九丈六尺……此段工程实为通塘要害。”另有金山墩至西新墩、兵厂至张家厍、倪家路至三岔墩、周公墩至华家角四处为次险工。最险工和次险工合起来共3854.4丈,必须“易土为石”,其余2400余丈,“建筑土塘”也可。到雍正三年(1725年)十一月初十,江苏巡抚张楷对那“其余2400余丈”土塘大大增加桩木数量。根本目的均在于确保“一劳永逸”,避免因土塘冲缺而受责罚。雍正对张楷增资以保海塘“一劳永逸”的建议极表赞同,说“凡有所为皆当一劳永逸,此论朕甚嘉之”。
雍正也好,张楷也罢,他们对增加筑塘的支出并不担心,因为修筑华亭石塘的经费来源并非朝廷,而是罚惩浙江海宁的时任浙江巡抚黄叔琳、黄叔敬兄弟和海宁望族陈世侃以及何顺、高泓等人的罚金。上述那些碑刻,很好地反映了雍正时对修筑华亭石塘所起的决定性作用以及对“一劳永逸”原则的敬畏。

“样塘”历经三百年风浪至今仍在
尽管君臣上下重视,但华亭古石塘的修筑过程依然颇为艰难曲折,这从俞兆岳的两块“样塘”碑中可以看出。华亭古石塘从雍正三年(1725年)至十三年(1735年),前后经过十年时间才最后完工。开始由吏部尚书朱轼负责,时任松江府海防同知俞兆岳则积极参与。第三年俞兆岳奉命就任青州知府。其后两年石塘质量不太理想。
雍正六年(1728年)正月二十七日,雍正面谕新任江南提督柏之藩暗查石塘质量,发现原松江同知俞兆岳监督的石塘“坚固合式”,现任松江同知金文宗监筑石塘“亦属坚固”,其余的都不及俞、金二人。雍正遂命浙江总督李卫来查议。结果李卫从确保“一劳永逸”出发,对江南塘工进行了全面评估,参奏江苏巡抚陈时夏和两江总督范时铎督工不力,甚至对俞兆岳在筑塘时的表现也提出了近乎苛责的批评。但李卫内心还是分得清轻重好坏的,最后还是举荐已经在山东担任知府的俞兆岳重新回来总理江南塘工。俞兆岳回来后,石塘工程兴起新一轮高潮。他首先是筑样塘60丈,也就是现在仍大部分保存着的第九号塘工。该样塘现今大多已露出地面,最多处11层条石清清楚楚,质量确实要高过别段塘工。他把从华亭东湾到华家角接续修筑的1875丈石塘分成10个塘段,严格要求承筑人按样塘修筑。同时,从华家角向东,又增筑石塘200丈。雍正十年(1732年)七月十六、十七日,又是一次大风潮,造成滨海居民生命财产严重受损。但不论是苏州布政使白钟山,还是两江总督尹继善,都对俞兆岳总理的塘工质量给予了“潮水未进,工程坚固”的肯定。其间,俞兆岳还曾先后受到苏州巡抚高其倬和乔世臣的责难,但都因雍正未轻信谗言而过关。到雍正十三年(1735年)三月,华亭石塘终于完工,俞兆岳在奏折中说到,总筑石塘4630余丈,石塘之外、土塘之内还开凿小河一道、水洞两个;对雍正六年(1728年)前所筑2490余丈石塘,因塘身稍觉平薄,于贴附石塘之护塘土堤底、面各加宽2丈,与新筑石塘一样高厚整齐。雍正肯定了俞兆岳的努力工作。

奉柘公路的一面原来是海堤

华亭古石塘碑文不仅留下了宝贵的古代筑塘技术资料,具有极高的文史价值,同时留下了许多难得的书法艺术作品,凡该段(号)工程留下的碑刻多是由分筑官员书写后交由石匠镌刻而成,具有较高的书法(文人书法)艺术价值。它是古代海塘文化的一座丰碑,是劳动人民与自然灾害抗争的历史见证,值得感兴趣的人们进一步发掘与研究。
本文选自《上海滩》杂志2018年第11期

上海通志馆
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讲好上海故事
传播上海精彩

华亭东石塘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